新闻中心
绿皮吊扇吱吱呀呀地转着
2018-05-12 10:1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1965年3月,为完成广东省的国家重点工业项目建设,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第十六冶金建设公司正式成立。40年后的2005年3月,全国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达通知,同意中色十六冶实施政策性破产。这家曾经辉煌过的大型国企,开始了它的告别之路。

  实际上,由于中色十六冶资产分布广阔,在多地都有工程。广州中院受案伊始,就指派清算组前往全国各地查封,避免资产流失。在外地法院送达的文书上,不少分公司清算组根本没见过。

  “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给企业做了很多贡献,破产带给他们的情绪,一下子全爆发出来了,见到我们过来,都一股脑地诉苦,想要个说法。”张妍说,职工们不是不讲理,但要给他们一个表达的渠道。她认真倾听每个人的诉求,逐一地安慰,等到大家情绪平复下来,她开始讲法律讲道理,一直到天黑透了才离开工地。西丽地块的职工住房改造,最终交给广晟公司解决,职工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。

  一天收到几份传票

  “一下车被100多名职工包围”

  2017年初,中色十六冶破产清算组收到一份来自陕西法院的判决。水泥经销商贺某称,中色十六冶的陕西西部分公司拖欠了她三十多万元的水泥款,要求中色十六冶尽快支付款项,还要承担违约金。

  “有的职工几代人都在企业工作,企业对他们来说就像家一样,感情很深。”张妍说,考虑到这部分职工的心理需求,广晟公司在中色十六冶的厂区设了办事处,返聘了有威望的职工留守,给这些职工留下一个“家”的寄托。

  在中色十六冶破产清算期间,共进行过9批17次拍卖,拍卖成交总额达到13229.20万元,历时12年。2017年9月13日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,中色十六冶破产程序正式终结。随着法槌敲响,中色十六冶不复存在。原有的旧厂区逐一被纳入棚户改造工程。

  经由多个法官办理,2012年,案件转到张妍手里。接了案,张妍立即带着法官助理去了韶关。走进厂区,张妍觉得“自己穿越了”。但她感触最深的就是职工们那些不满的情绪。“厂区的建筑有不少年头了,在一个经济不发达地区,职工们心中的“铁饭碗”被打破,很多人心理上难以接受。”她说。

  随后,又有一份山西法院的执行裁定寄来。清算组打开一看,原来一名叫江某的男子,在2013年将中色十六冶告上了法庭,称中色十六冶承揽工程后没有履行合同义务。法院裁定,由于中色十六冶一直拒不履行,要将欠款直接从企业账户上划扣。

  张妍在广州中院从事破产审判多年,早在清算与破产审判庭成立之前,她便已参与办理过上百起破产案件。2005年5月,中色十六冶向广州中院提出破产申请。5个月后,广州中院裁定受理,并在2005年12月,正式宣告中色十六冶破产,指定广东省国资委、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等多个单位组成破产清算组。

  “破产审判的法官要有丰富的民商事审判经验,才能应对审理进程中各种突发状况。”张妍认为,广州中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的成立,为破产案件的专业审理提供了保障。“清产庭成立之前,我既要办理民商事案件,又要办理破产案件。类似‘真假企业’这样复杂又持续的问题,难以想象以前会如何应对。”

  中色十六冶的问题解决了。但在广州,还有上千家这样的国有“僵尸企业”在沉睡着。这些“僵尸企业”,不仅占用了大量经济资源和市场空间,还为经济发展埋下巨大隐患。2017年,43678铁算盘救世网,全省法院审结破产案件602件,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。如何让“僵尸企业”有序退出市场?作为司法改革的“试验田”,2016年12月30日,广州中院在全国率先成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,试图通过司法途径,为这个难题找到一个答案。而中色十六冶的12年“告别之路”,也让人们看到这一路之艰难。

  在中色十六冶的深圳西丽地块,有100多名职工直接表达了不满,年久失修的砖混结构宿舍,不仅出现漏水、漏筋等问题,有的还成了危房,听说地块要拍卖,职工们强烈要求把宿舍也一并纳入改造范围。张妍和法官助理匆忙赶到工地上,一下车就被职工们包围了。“我们把青春都献给了公司,现在开发商在旁边建新楼,我们破楼谁来管?”“我家里一直漏水,怎么没人来修?”铺天盖地的苦水向她涌来。

  张妍回忆,大概从2012年开始,清算组陆续收到外地法院的传票,有时甚至一天能收到好几份。“一开始清算组都懵了,2005年就宣告破产的企业,怎么可能还在外地一直经营呢?”这些纠纷,哪些真正和中色十六冶相关,未核实前谁也说不清。如何不处理好这些纠纷,破产之路就会被拖入“死胡同”:赔钱把企业资产赔光,并把破产程序拖入无休止的官司之中。

  在陕西、内蒙、甘肃、山东、河南等地,清算组一共发现7起该类案件。张妍指导清算组分别前往当地媒体刊登了声明,明确中色十六冶已宣告破产、停止经营,并向公安机关报案,在当地工商部门查询冒用的工商登记信息。已经进入诉讼流程的,就到当地应诉。涉及中色十六冶的七起诉讼案件,最终中色十六冶全部胜诉,有效遏制了伪造企业名义的违法经营活动。

  “这些诉讼花了清算组很多精力甄别,最远的地方曾经去过内蒙。”张妍说,清算组核实后发现,中色十六冶在业内有一定名气,为了顺利承揽工程,一些包工头假冒中色十六冶名义从事生产经营活动,甚至伪造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、组织机构代码证和公章,不仔细比对很难识别。发生了纠纷,受害人就将中色十六冶起诉到当地法院。

  在宣布破产前,广晟公司已分流了中色十六冶的大部分职工。广州中院受案时,中色十六冶还有在职员工2000多人,离退休员工3000多人。张妍创造了“三分法”,将管理人、职工和资产都分类管理,不同员工采取不同方式安置。在财政支持和上级公司协调下,在职员工领取安置费和补偿金后解除劳动合同,离退休员工转入韶关市社保系统,所有员工都得了到妥善安置。

  中色十六冶原是一家央企,后来改为广东省属,主要资产在韶关曲江区。企业下设4个工程公司、36个分支机构、61个财务会计核算单位,鼎盛时期有职工近万人,厂区里有中小学、医院、派出所、供水供电部门,俨然一个完整社区。如此大规模的企业,要想平稳退出市场,职工安置是关键。

  水泥池上架着一长排水龙头,有的还在滴答落水。到处是三五层高的老楼,屋里墙壁斑驳,绿皮吊扇吱吱呀呀地转着。法官张妍第一次到中色十六冶的厂区时,眼前的凋敝景象,让她觉得像回到童年时代。

1 2 3 下一页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ve2dvd.com433577高手聚义尝|44448888王中王|4380com高手联盟|43678铁算盘救世网版权所有